欢迎光临丽水学院校友会!
校友文苑
首页  母校情怀  校友文苑

再上大学,四十周岁已

时间:2011-09-27作者:点击:2

1999年,已届40虚年,我终于下定最后决心,辞去已获十年的处级中层职务,跻身考研军团。陈述的理由很简单: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,40周岁是考研的一条年龄线。历半年的备考、入考,终于千禧年的5月,接到了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这是我承接的第二份高校通知书,期间的心灵感应与前一次显然不同,但难以描述。

 

2000年9月,已过了40岁生日,我住进了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的研究生楼。我给自己下了狠招,要读就全身心的读,全脱产地读,决不走读,颇有点“釜底抽薪”“壮士扼腕”之气概。

 

先说住,四人一间不算太挤,要命的是要爬铺。一人一套桌床,下面是电脑桌,上面就是睡觉的床,醒了爬下看书,累了爬上睡觉,设计得也算科学。好在平时还在打一些球,爬起来感觉还算利落。如此滚爬了两年半,现在回想,成了一件乐事。次说学,每次进课堂,心里都有点哆嗦,师兄弟们都是些刚刚大学毕业的纯青,自己已届中年,回想自己少年时对中年人的感觉,居然还装模作样地背着与他们同样的书包,不知他们心中会泛起怎样的涟漪。我这人又有些不规矩,漫校园跨校区跨学院地串班选课,无非是低头闷声进教室,找后排的位置坐。当年头上的白丝没有现今这么明朗,给我壮了些胆,冷静后观察,发现有很多纯青们居然白发苍苍,比我远过之而无不及,心中不免窃窃。再说学,读研前,我已是七年的副教授,我的一些老师职称也与我同,面对面时,我总感觉他们有些跼蹐,我倒是心里很坦而谦然,人家毕竟是全国著名大学的副教授,老师就是老师,就要以学生的身份诚恳拜教。说学,最刻骨寒心的是外语,阅读翻译勉强还能忽悠,听力却是要老命的事。100分的卷有25分是听力,此项须拿到60%的分整张卷子才有可能及格。为此,我被整整折磨了一年。第一个半年的过关考铩了羽,第二个半年我几乎全部时间都在泡英语,泡得我两孔耳朵都肿痛难挨,只差流出脓水来。而且,严重失眠,把一切声音都咬牙切切视作仇敌,甚至包括自己的妻子和儿子。那段,人身心两地都脆弱到了极点,时时感到内心有一股声音在崛起:“我要疯了!”。后说友,时到今日,我班杭州籍的和后来调杭州的老同学,几乎无一人知道我曾在他们的眼鼻底下潜沉了两年半,因为我没有告知一人,连我杭州的亲哥家也只首尾去过两次。倒不是我吝啬钱,而是吝啬时间。我以40周岁高龄读研非易事,总想利用两年半时间尽可能多汲取点东西,每天都是教室——图书室——寝室,马不停蹄,时间以5——10分钟来卡,以至现在都成了心理毛病……

 

2003年3月,我穿上了硕士服。

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学院路1号 丽水学院校友会版权所有
制作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