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丽水学院校友会!
校友文苑
首页  母校情怀  校友文苑

大学趣事拾遗

时间:2011-09-27作者:点击:5

春,在QQ群里说,班主任有令:开同学会每人要交一篇千字左右的关于大学时期的“趣事”文章。我迟迟没动手,不是因为没有趣事,而是现在很懒——不想提笔,更是因为我从来没进过什么“文学社”之类的,写出来怕让夫子们笑话,说什么这家伙中文白读了之类的…… 
    可是,昨天君突然与我聊起大学时期的事,晚上回家想了好久,还是写点什么吧,权当是班主任布置的最后一份作业了,应该要完成的。 
    毅夫,你是要对我负责的,要负责我的烟钱的。 
    与毅夫老弟真是缘分不浅,从报到的第一天开始,就聊得很投机,三年下来始终如此。可是我犯了特大错误——不该与这小子如此相悦。这小子太阳光、太有才、太明星、太油嘴了(毕业时给我的留言还说:我儿子的吹牛水平你包了的),以至于当年前三届、后三届的学生都知道他是云和人,没想到至毕业时,竟然还有老师以为我也是云和人——狂晕啊。 
    当年的大学是严禁学生恋爱的,但男生抽烟是允许的。那时学生抽的、小店卖的记得是“芜湖”,好像只要8分钱一包,可毅夫抽的是红色的无过虑嘴的“西湖”,好像要3毛多一包哦。当时我们班有好几个男生是会抽烟的,看到毅夫拿出那么好的烟,总希望能给一支,享受享受。可他有时偏偏不给,那些烟民们却也无奈。我是不会抽的,可这兄弟,每每他自己拿“西湖”时,总要硬塞给我一支,不要也得要,整得那些烟民看我的眼神都好像在说:你太不识相了。多次下来,我也慢慢地不呛喉了,有时也买包“芜湖”,回敬回敬他,以至于后来放假回家时,也买包烟放在衣兜里,偷偷地躲到厕所里抽……如今,我一天一包“利群”,毅夫,何时给我这烟钱? 
     除了烟帐,还有你和萍导演的小电影——“电影票”也应该杀青了吧?这故事总是在忽悠与反忽悠中不断丰富、不断充实着……其实,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——小妖精,春的妹,她可是女二号哦,全程参与演出的。 
 这小妖精也着实可爱!当年应该还不到10岁吧?那脸蛋、那气质、那活泼……没有不喜欢的。当时我曾想:这小妖精!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好看呢?我们小时候所认识的弟弟、妹妹们,那些村姑们,怎么没一个有她那么可爱呢?难到是人类进化加速了?美化了?后来工作中看到一些小弟弟、小妹妹也是那么地可爱,哦,人类的进化啊,真的加速了。再回家照照镜子:原来是自己进化不彻底啊……不过,这小妖精就是小妖精,生个儿子竟然叫“锦涛”,牛也…… 
     小妖精算是咱们中文八三的编外生了,当年还有另一个编外人物——偶尔见过几次,印象中小巧玲珑型的“*康”。这个应是咱们班当年最成熟的、最有影响力的、总是在学校领导层中间活动的重要人物——国成兄弟身边的“粉丝”吧?“*国成,*康,*****!”(夫之语)

这句口头禅竞是我们好多外乡人学说的第一句丽水话,而且是生命力极强的,事隔二十多年,只要我们几个相遇就必说的一句丽水话啊。虽然听说这其中的故事比“电影票”的故事精彩得多,但是现在,这话已成为包涵兄弟情义最浓的集团语了,所以又情不自禁再说一次:“*国成,*康,*****!” 
    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了,还有“三把吉它”、“《迟到》”、“小混蛋”、“两点半”、“畬族舞”等等,以后在晓春或者少春时,躺在摇椅上、晒着三日,说给进化后的“小妖精”们听吧。

地址:浙江省丽水市学院路1号 丽水学院校友会版权所有
制作维护